邊界、侷限或情境

不久前在The Magic Thread書中翻譯到的內容,探討著一個人賴以維生的基本據點﹝basic ground,或可稱作根據地﹞:人可以繼續活下去,並非由於佛洛伊德所提出的基本生理需求–愉悅的滿足和痛苦的避免,反而是人自身所相信﹝透過生命經歷所創造﹞的真相。一旦這個信念被磨滅,除了「痛不欲生」之外,還會「無以為繼」,所以堅守所謂的信念﹝國界﹞,就像白血球在捍衛並抵制入侵自己生命的病菌一樣息息相關。

這部份陸續在許多人的著作之中有詳細的描述,例如:有興趣的人還可以參考Liz Greene的書籍「Barriers and Boundaries」。根據自己的經驗,除了宮位的界定﹝情境﹞或相位的形成﹝慣性﹞之外,還明顯地跟水星的邏輯判斷及土星的僵硬架構很有關係﹝其他外行星的影響力當然也有,但是比較不容易被人「認知」跟「歸類」﹞,因此當土星的行運一來,就會迫使當事人重新理解:過去為了生存下去,在看到自身生命中的「無解」或「無法面對」時,所編造出來的「神話」或「情境」,這些「故事」會在必要時﹝痛定思痛地﹞全部被推翻刪除、或是被重新寫過。於是一些自我設限,也會在這樣的土星經歷中,重新定義彼此的邊界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